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民生在线

盛源养殖场猪大片死亡,距离12米的高速建设单位该不该承担责任

2017-06-12 15:47:18 来源: 中华工商时报西北运营中心 作者: 丁进华
摘要:(本报记者 丁进华)盛源养殖场于2012年建设、2012年8月24日投入生产,总投资近500万元,注册资金960万元。2016年吴(起)定(边)高速公路建设,距离养殖场12处打桩,养殖场开始不断出现母猪流

(本报记者 丁进华)陕西省吴起县吴仓堡乡盛源养殖场于2012年开始建设、2012年8月24日投入生产,总投资近500万元,注册资金960万元。2016年吴(起)定(边)高速公路建设,距离养殖场12处打桩,养殖场开始不断出现母猪流产、仔猪死亡、母猪撞栏、撞墙现象。养殖场无数次找高速公路建设部门、县交通局、畜牧局反映,请求其按照国家相应规定,进行整体搬迁,却遭屡屡拒绝,得到的答复是:“你去法院起诉我们,我们应诉。”而国家畜牧相关法律规定,在500米之内施工、建设,则会对养殖场产生影响,导致母猪流产、仔猪死亡,更会导致疫情发生。

微信图片_20170612152906.jpg

图为吴定高速公路开始施工,产生震动、噪音、扬尘,导致受惊吓的母猪撞烂圈舍

陕西省吴起县吴仓堡乡盛源养殖场的损失,难道只能经过法律程序起诉才能解决吗?

吴起县吴仓堡乡盛源养殖专业合作社法人高志能,于2012年响应吴起县政府发展养殖业致富的号召,经吴起县畜牧局批准,在2012年度与其他合作成员建设千头养猪场一处,本场建设位于吴起县吴仓堡乡周关村,占地12亩,2012年8月24日正式投产。

在2013年春季,经吴起县畜牧局、农业局、动物防疫局、国土资源局(工商局机构组织国税局的批准三证合一),于2013年3月7日正式登记注册。

微信图片_20170612152815.jpg

高志能告诉中华工商时报记者,2012年8月投产后,吴起县主管农业的高县长来我场视察,对我场积极响应政府号召,建设规范化养殖场给予高度赞扬。2013年春季,时任县委书记的刘天才同志来我场视察,对我场的建设、经营、规范化养殖发展非常满意,我场被评为吴起县养殖业重点项目支持企业。
2012年—2013年,乡党委书记袁军经常来我场检查、指导工作;我又被评为吴仓堡乡青年创业带头人。

微信图片_20170612152855.jpg

养殖场需要安静,没有震动、噪音的环境下才能正常生产。2012年—2016年夏季前,我场生产经营状况非常好,仔猪成活率在90%左右,经济效益良好。在我的带动下,吴仓堡乡发展了好几户养猪场,形成了良好的养殖发展势头。

2016年秋季,吴定高速公路开始建设,途径吴起县吴仓堡乡周关村,高速公路边线距离我养猪场仅有12米。从吴定高速公路开始施工,便不断的产生震动、噪音、扬尘,导致我养殖场沼气池裂缝,三级沉淀池和沼气泄漏,受惊吓的母猪出现撞烂圈舍等现象。母猪大量流产、早产,几乎没有仔猪成活。受惊吓母猪撞拐、撞死现象时有发生;母猪受到惊吓后不吃饲料、没有了奶水,仔猪因无奶可吃而死亡。育肥猪也同样如此。

微信图片_20170612152902.jpg

图为吴定高速公路开始施工,产生震动、噪音、扬尘,导致养殖场沼气池裂缝,三级沉淀池和沼气泄漏

从2016年秋季高速公路建设施工以来,我场流产、死亡近1000头猪,40多头母猪被迫淘汰。

2016年9月12日,我将情况向吴仓堡乡政府、县交通局进行了反映,要求政府、交通局与高速公路建设方协调,对我养殖场进行整体搬迁。当时乡政府主要领导、县交通局负责高速公路建设协调的领导表示,需要邀请养猪的专家来进行鉴定,鉴定后如果对我养殖场有影响,就进行整体评估,进行整体搬迁赔偿。

2016年11月23日,吴起县交通局委托吴起县畜牧局邀请了陕西省权威专家、延安市、吴起县、吴仓堡乡相关负责人、专业人员来我场现场勘查、鉴定。

专家当场说,修建吴定高速严重影响到养猪场的生产,再不能生产了,要么关闭、要么搬迁。

之后,我不断的找吴仓堡乡政府、县交通局、高速公路建设单位,找主管副县长,却给了我这样的答复:你去法院起诉吧!

以上是高志能告诉记者他投诉的内容。那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记者前往陕西省吴起县进行了实地调查、了解。

记者查阅了盛源养殖专业合作社的营业执照表明,在吴定高速公路建设前,该养殖场已经是合法的企业机构。记者这查阅了《吴起县国土资源局便函》表明,在2013年4月9日,高志能依法取得了该12亩土地的使用权,而地上附着物所有权也归高志能所有。在查阅吴起县畜牧兽医局颁发的《动物防疫条件合格证》中摘录中表明,在高速公路建设之前,该养殖场已经依法取得养殖合格资格,准许从事生产、经营。

记者查阅吴起县农业局文件,吴农发(2013)16号《关于成立吴起县吴仓堡乡盛源养殖专业合作社的批复》中表明,该养殖场是农民专业合作社,经吴起县农业局批复成立备案,是合法的企业机构,其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单位、团体、个人,不得侵害其合法权益。

记者电话多次联系吴起县交通局主管的米副局长无果,6月9日在其办公室等到了米副局长,对其进行了采访。

米副局长说,盛源养殖场的事他知道。他认为,当时养殖场在选址的问题上就是违法的。

米副局长说:高速公路过来建设时,盛源养殖场已经在红线外,并不在征迁、赔偿范围内。养殖场主人一再找交通局、高速公路、畜牧局、县政府闹事是不对的。

米副局长说:虽然省上的专家鉴定对他的养殖场有很大的影响,但我们认为,高速公路不会就这样把钱赔给他。他去法院起诉去,只要法院判决下来让高速公路赔,人家肯定就会赔给他。但我认为,养殖场在没有得到赔偿的情况下,私自阻拦高速公路打桩,给高速公路施工造成影响,是要承担责任的。

记者在吴起县畜牧兽医局采访了该局石局长。

石局长说:在高速公路建设之前,养殖场已经取得合法的手续,成为一家合法的企业,其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企业、个人、单位不得侵犯他们的合法权益。高速公路在划定红线之后,看到打桩点与养殖场直线距离很近,应该考虑到对养殖场的生产会造成损害,应该与养殖场负责人协商整体搬迁或关闭赔偿问题。而等到了养殖场受到侵害后,养殖场法人与家人出面阻拦施工了,才委托地方邀请专家进行勘查、鉴定,已经很被动了。

石局长说:现在高速公路的打桩点距养殖场直线距离只有13.9米,养殖场中养的猪就会出现流产、早产、母猪撞栏等问题,生产条件已经不具备了,只能采取关闭或整体搬迁。

由于高速公路委托交通局与养殖场法人座谈协调,要求差距太大,无法达成一致,政府建议养殖场走司法程序,为自己维权。

高志能还向记者提供了,2017年5月16日,《吴起县畜牧兽医局关于高明微博发的“吴起县吴仓堡镇盛源养殖场死了近1000头猪”的调查报告》,根据调查情况,吴起县畜牧兽医局对此微博舆情之事处理建议如下:1、根据畜禽养殖相关法律和2010年第7号农业部令,高速公路距该场距离较近不适宜继续养殖,建议搬迁该场;2、该场和交通施工方之事经协商达不成协议后启用法律诉讼程序解决;3、建议县信息办据此调查报告实情及时在网上予以回复,防止该信息进一步转发扩散”。

高志能说,他在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将自己受害的情况写了点东西,委托了自家人在微博上发了,第二天,“那些人”就下来找他调查情况,谈话,说他私自发微博是违法的。

记者通过米副局长找到了该高速公路建设项目部一位负责舆论宣传的李科长的电话,打电话预约采访事宜。李科长称他对此事不清楚,让去找一位薛主任。数次拨打薛主任电话,无人接听。记者发信息给薛主任预约采访事宜,却被告知:他在工地上很忙,没有时间接受采访。

记者电话咨询了延安大学法律系的一位张教授,就此案进行了咨询、沟通。

张教授说:“主管部门对这些侵害老百姓合法利益的事情视而不见、见而不问、问而不裁,就是懒政的具体表现。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收受了工程方的好处,而不敢为老百姓伸张正义。如果是后一种情况,则是官员犯罪。上一级在接到举报或接到舆情时,就应该第一时间介入调查,抓出贪腐,维护老百姓的合法利益。”

中华工商时报记者对此事将继续予以关注。
 
 

阅读()

热门推荐
热点视频